封茗

从此以后,唯四等七。

请假通知!

一鞠躬!感谢各位的喜欢!

二鞠躬!各位我要请假了!

三鞠躬!真是不幸,期中考来了,周更博主得旷工两周了!

鼓掌!!!!!


占tag
周更博主今天更文了吗?!没有!
为什么不更文?!因为作业太多了!

【亓清】【祺鑫】让他降落4

【亓清同人】让他降落4

防雷: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只能按照我心里的亓清去写。可能会有私心cp比如文轩出没,片头会标,如果触雷可以不看,谢谢您!

靠爱发电,ball ball马丁女孩们热情一点!我爱你们!

同人主题曲:《让他降落》(私心推荐


        我从来都不相信相互救赎这样的谎话,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自我救赎。只是,遇见他,才让我有了拯救自己的念头。不然,我这么不堪的人,怎么能和他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呢?

        程以清没睡醒的时候有起床气,简亓九年前就知道。当时他刚签下程以清来,音乐存稿卖的稿费也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公司又不做人。为了省钱,俩大男人也不用避什么嫌,就租的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他睡客厅沙发,程以清睡卧室里。

        租了房大约半个月,简亓用曲子原稿去向威胁公司,从另一个经纪人手上抢来了一个通告,一档国内全新的没尝试过的综艺节目。节目录制时间很早,简亓担心程以清睡过头,亲自叫他起床。

        刚打开卧室门,蹑手蹑脚走到程以清床前,简亓就被一个软乎乎的枕头拍懵了,床上扔枕头的人也坐了起来“这才几点啊!起什么床!”脸上有好几道被压红了的印子,后脑袋头毛乱炸着,前面过长的刘海被扎成小揪揪顶在头上,像红彤彤的苹果,又可爱又乖。还像咋咋呼呼来挠你的爪子还没长齐的猫崽子,让简亓一下子想起没出事前母亲养着的一只布偶猫。

        又倒回床上躺着的小朋友用腿卷了卷被子,一小丝意识从被窝里泄露出来,回到原主人的脑袋里,让原主人想起了点什么。“简哥今天几号?!”

        当年的简亓还没修炼成笑面虎的模样,是会有怒和懵在脸上的。差点脱口而出的教育,在看见自家摇钱树清澈的狐狸眼是消弭于天地之间。“你只需要记得今天你得去录《死亡笔记》就可以了。”

       “几点了!”

       “四点差七分。”

       “简哥你不早叫我!”

        埋怨完经纪人,程以清迅速翻身起床打理好自己,让简亓开车送自己去了录制片场。

        这20分钟车程里,他和简亓都没有想到,一场综艺节目,能如此迅速的改变他俩的人生轨迹。

        时间线扯回现在。很巧,也是去这场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这十年里,程以清每年都空出档期来参加这档综艺节目。

        听见程以清撒娇的声音,简亓整个人都飘了一个度。幸而笑面虎这么些年还是熬出来了,还能够看似平静地把声音放温柔,哄自家小朋友:“以清那你再睡会儿,把手机拿给小刘。”

        程以清真的是困极了,就像数学课上的你,倒头就睡,不问所以。

        助理小刘战战兢兢兢地接过电话。电话里简亓的声音还是清澈的,柔和的,就像早春的风吹起小河的水,温柔干净而没有温度。

       “小刘,我有几件事情需要你记住。第一,这回录制节目我有事要办,以清问起来让他打这个电话问我。第二,我第一次不跟着他,但凡他有一点无法处理的事情,你都打电话给我。第三,如果这次你做得好,你的奖金会涨一些。我讲清楚了吗?”

        “清楚了!清楚了!”小刘在电话这边不住地点头,也不在意简亓看不看得见。

        简亓挂断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宿醉的感觉很不好,他已经好几年没感受过了。坐在沙发上,简亓静静地回味了一下刚才小朋友许久不见的撒娇,笑得就像偷了腥的狐狸,贼兮兮的。

【P.S】甜不甜!!!甜不甜!!!下一章简大经纪就要去美国办事啦~也有很多伏笔需要揭开一下,嘻嘻。当然,写不到就当我没说过!反正也打不到我,略略略~

求求各位md女孩按住我发刀的手!甜不过正主,真的没有同人的尊严!!!😭🌙⭐

【亓清】让他降落3

【亓清同人】让他降落

防雷: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只能按照我心里的亓清去写。可能会有私心cp比如文轩出没,片头会标,如果触雷可以不看,谢谢您!

靠爱发电,ball ball马丁女孩们热情一点!我爱你们!

同人主题曲:《让他降落》(私心推荐


      
        我从来都不相信相互救赎这样的谎话,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自我救赎。只是,遇见他,才让我有了拯救自己的念头。不然,我这么不堪的人,怎么能和他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呢?

         不得不说,敖三爷再如何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料事如神,都跟简大经纪不对盘。简大经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未必遇得上一天的手机没电,被敖三爷碰了个明明白白。

        当然,帅气潇洒的敖先生,也不知道生平第一次想当个好人签个红线,就如此悲惨结果。

        嗯,可能也跟陶醉脱不了干系。陶醉可能上辈子和简亓有仇,这辈子专门来剪他红线的。

       十年前是他坚决唾弃简亓瞒着他姐的行为,把简亓扁的一文不值,才成功让陶桃和简亓分了手,从此以后“前任”相见分外眼红;两年前也是他耍计成功让陶桃远走美国,彻底断了陶桃最后一丝念想。

        今天,也依然是他,絮絮不休念了简亓整整一个小时,活生生把简亓手机念到没电了,才让简亓错过了自家摇钱树小朋友和自己双向暗恋的甜蜜事实。

        陶醉平时要是要求他非工作原因打电话给简亓,他是绝对不愿意的,以至于这回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原因也很简单:他姐陶桃要结婚了。

        简亓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愣了一阵。从两年前陶桃飞了美国,他就再也没联系过她了,乍一听到才恍然觉得时光流逝之快,确实难以察觉。

        认识陶桃十一年,从难舍难分的情侣到波澜不惊的同事,简亓自认为本也没什么放不下的,遑论他不想变成自家摇钱树小朋友口中有着“白月光”的那种男人。不过,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处理而已。

        人,尤其是平时冷静自持的人,沾了太多酒都不太清醒,更别提被人念念叨叨一两个小时了。简亓第二天从自家沙发上醒过来,一头炸毛,衬衫皱纹堪比九十老太太的手。等到他重新把自己打理的像个人之后,想要捞出手机给本应睡在旁边公寓的,一墙之隔的摇钱树小朋友打个电话时,我们的简大经纪才发现自己的私人手机没电了。

        插上充电板,简亓脸上极其罕见地露出了普通人清晨三连的神色。身体比意识先清醒,等到简亓反应过来,他已经用工作手机打给了以清小朋友。

       程以清在车上颠颠簸簸刚刚睡着就被手机铃声闹醒了,难免有些埋怨:“谁呀!干嘛!”他不用思考对面来电人员是狗仔的问题,如果是,他家经纪人也会处理的无比妥当,就像他的手机铃声,只是一段音乐小样,也无比完美。

       “以清,你醒了吗?”即使隔着电话,简亓,也能想象得到小奶狐狸张牙舞爪奶凶奶凶的样子,就像在前几年困难时期,他俩住的一间公寓的时候那样。

        一听见隔着电话也苏断腿的温柔男音,程以清突然觉得委屈了,无意识地向经纪人撒娇:“我还没睡几分钟呢!”

PS.我们摇钱树以清学会撒娇了!被彻底种去简亓家也不远了!✌

更文打卡!明天改完错别字发呀~谢谢你们呀!【鞠躬】

对不起各位因为《让他降落》这篇文关注我的xjm!我卡文了!哭了!前前后后删删改改快2w字还是不满意!明后天我一定把修改版的放上来!QAQ ​!

算是为自己的文修个图吧,原图来自微博√

【亓清】【祺鑫】让他降落2

【亓清同人】让他降落2

防雷: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只能按照我心里的亓清去写。可能会有私心cp比如文轩出没,片头会标,如果触雷可以不看,谢谢您!

靠爱发电,ball ball马丁女孩们热情一点!我爱你们!

同人主题曲:《让他降落》(私心推荐

        我从来都不相信相互救赎这样的谎话,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自我救赎。只是,遇见他,才让我有了拯救自己的念头。不然,我这么不堪的人,怎么能和他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呢?

        敖三是在助理小刘疏散完粉丝之后到处找不到程以清的时候被安排了出来找人的。必须说竹马之间还是有一定默契的,别人找了半晌都没找见的程以清,一下楼,一个回头就在他面前了。

        看着不远处蜷成婴儿的二十多年的好友,敖三在酒劲儿上头之间以为又看见了看见阿大没了的那天的程以清,其实并非是动作姿态相似的原因,毕竟一个昏着一个醒着差别还是很大的。

        那时候的程以清和今天的他,都有着无比相似的认为自己十恶不赦的歇斯底里。既像又不像。如果说区别的话,就是一个是后悔,一个是害怕吧。

        敖三骂了一句贼老天好算计,认命地走向简亓家摇钱树,他的好哥们儿。“诶我说以清啊,你要不要每回这么见不得人的时候都被我遇上啊,你三爷我又不是心灵鸡汤本汤。”

        “三儿,你来了啊。”程以清没抬头,还是抱着腿蹲在停车场地板上。

        “怎么又哪里想不痛快了,还是又需要三爷我给你叨叨叨,叨一晚上。”

        “没什么,你别太紧张。”程以清完美的笑容再次出现。

         “得了吧,你这笑骗骗喜欢你那些小姑娘还行,骗简亓都行不通还想骗我?”敖三还是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在玩着手机。

       “连你也觉得我骗不过简哥啊…………”

        看着好友这么窝囊,酒劲儿上头的人基本是不存在理智的,“程以清,你不就是喜欢简亓么,追去啊,没胆子吗?!”
 
        被这么冷不丁一吼,程以清本也不是泥捏的没脾气,更何况是在二十年的老朋友面前。“你有胆子你去追陶桃啊,冲我吼什么!”

        敖三被好友多年不见的发脾气唬住了,竟然觉得有些开心。曾经的天之骄子程以清是会发脾气的,但是程以鑫不能也不会。

        “我们俩那能一样吗,再说我那根本不喜欢陶桃,我就是一时心动,不能耽误她大好前途,我可不想被她弟抬刀砍。”

        两行泪毫无预兆地从程以清脸上滑下来,像是酝酿了很久,“我怎么能去追呢,我跟简哥都是男的,这条路,根本不可能走得通。再说,简哥怎么可能喜欢我,他是直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直的!你试过?”

        这句话对程以清的冲击力过大,竟让他一时怔住了。眼睛里的光暗了又亮,又暗下去。

        地下停车场本就安静,两个人都不说话,就更是寂静到可怕。

        隔了好久,程以清才出声打破寂静。“三儿,你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

        “别吧,要是明天早上头条出现当红影帝醉死停车场,那无异于我折了简大经纪摇钱树的枝,那笑面虎不得玩死我,特保都护不住我。”说着,敖三又摆弄起了自己的手机,心不跳脸不红的骗简亓的摇钱树,“我给小刘发条微信,说人找着了。”

        程以清看不见的手机屏幕上,敖三爷的微信聊天对象赫然是“笑面虎”,发的也不是什么报平安的信息,是一大长段录音。

        枯坐了一晚上,两个人都没睡着,眼底的青紫色十分戳眼睛。

        “得了,你不是今儿还得进组拍什么电视剧么,再不走小刘就得开始疯狂夺命call了,三爷送你?这可是第一回你进组简亓没跟你身边。”

         “辛苦我三儿。”程以清愣了愣,还是习惯性和老友贫一句。


【PS】今天也让三爷助攻了!夸我!